云南工艺美术学校

云南工艺美术学校

详细学校介绍
云南工艺美术学校是西南三省唯一一所公办的全日制工艺美术类中等专业学校。是省、部级重点学校,是云南省职教学会艺术教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学校,昆明市文明单位。学校办学特色突出,是一所以工艺美术为主体,兼设工科、文科等多种专业学科的学校,其中工艺美术专业及服装设计专业为云南省的“骨干专业”。学校成立于1981年,其前身是昆明纺织工业学校。学校南校区坐落在风景秀丽的莲华池畔,北校区毗邻云南民族大学,学校管理科学规范,现代化的教学、生活、娱乐设施完善,校园风景优美,育人氛围浓郁,现在校生规模达1800余人。
公告
学校经过29年的发展,现已拥有一支高学历、高职称、高素质的师资队伍,教职员工200余人,其中高级讲师、讲师70余人,拥有省级工艺美术专业学科带头人20人、服装设计专业学科带头人10人、蜡扎染学科带头人10人。学校双师型教师达80%以上。
更多贫困助学
    凡我校在册的学生,品学兼优,持有村、镇、县民政部门证明的贫困学生,可享受国家贫困助学金,最高助学金为1500元/年。
校园风采

大马印裔家庭领养华裔弃童7年未果 吁生母现身走

  发布于 2018-09-05   阅读()  

  中国侨网9月3日电 据马来西亚光华网报道,历经10年的养育、7年的奔波,马来西亚印裔57岁的拉威德仁争取领养遭华裔生母黄秀柳弃养的艾斯瓦丽,进入最后的申请程序。拉威德仁9月2日依法庭指示召开记者会以知会黄秀柳,希望后者现身。

  拉威德仁和太太于2008年10月,接受黄秀柳要求成为女婴的保姆,照顾当时只有2个月大的艾斯瓦丽。黄秀柳首两个月仍有前来探视女儿,并缴交每月300令吉的托顾费。

  “但两个月后,她便人间蒸发,不见人影了。可是孩子还小,我们继续照顾,直到3年后我决定报警,以备案后正式申请领养。”

  拉威德仁是在垄尾州议员杨顺兴陪同下,召开是次记者会。两年前,杨顺兴接受拉威德仁要求,协助后者展开冗长的领养程序,并要求生母现身,拿出报生纸以让艾斯瓦丽可继续就读小学。

  最后,拉威德仁凭着黄秀柳告知孩子在槟城医院出生,还有其托顾时留下的身份证复本,成功获得医院提供出生资料,并在登记局和福利局协助下,登记成暂时监护人。

  拉威德仁和太太并非膝下无子,所以才收养艾斯瓦丽。相反,夫妻俩育有2女1子,3人今年分别是27岁、22岁和19岁。但一家人将艾斯瓦丽捧在掌心呵护,视如己出。

  “小女儿和我的孩子们亲密无间。她很可爱,甚至她才是家里的当家,控制着大家。”

  由于夫妇俩只是暂时监护人,艾斯瓦丽在就学和其他方面,时常遇上不便。

  黄秀柳3年前曾在其长女陪同下现身登记局,想处理领养事宜,但当局规定必须拉威德仁在场。“之后,我再联络黄秀柳长女,但后者也联络不到母亲。”黄秀柳长女与艾斯瓦丽属同母异父。

  他被媒体询及,当初孩子生母失联,加上领养程序一路走来艰辛繁复,申请最终必须上到布城,难道不曾有放弃念头吗?

  他说,初期向福利局备案孩子生母失联时,当局确曾告知可将孩子,转送到福利局寄养,以待生母现身。“当时我拒绝了。我们养育她3年了,怎忍心抛下她?她是我们的孩子啊!”

  拉威德仁每每提及女儿,言语中流露满载父爱。他不讳言,女儿至今已10岁,仍不知真实身世。女儿也常有疑惑,会问及自己从何而来,为何出生证明上姓名栏,是华人名字与家人不同。

  艾斯瓦丽原名“Kusom Ooi Mei Sim”,拉威德仁期望黄秀柳可现身,及早解决问题,让夫妻俩成女儿合法养父母,为女儿申请新报生纸,完成更名手续。

  “每次我都告诉她,妳从槟城医院出生,名字则是妈妈不小心,没发现医院官员搞错了。”只是,他坦言福利局和法庭有知会他与家人,艾斯瓦丽是时候知道自己身世,福利局将在适当时候,在单独情况下告知艾斯瓦丽,并为孩子进行辅导。

  记者会原订在2日下午1时30分开始,但拉威德仁和陪同其前来的次子迟到了。原因是因艾斯瓦丽病倒了,是疑似骨痛热症,家人急将其送到医院验血,球探足球比分直播

  艾斯瓦丽没有报生纸,就连就医也非常麻烦,只能到政府医院寻求治疗。她虽遭生母弃养,但养父母一家人却给她满满的爱。艾斯瓦丽目前就读于一所淡米尔小学。

  领养程序经7年奔走,就算生母黄秀柳现身法庭,也无法取回抚养权,因已过了5年的追索期限。拉威德仁坦言,本身曾咨询法庭一旦黄秀柳现身,对方是否可取回抚养权。但法庭回说鉴于为母者5年不曾现身,已无法索回孩子。法庭要求其在下个月开庭前,再召开一次记者会。

  他指出,记者会必须至少有两家媒体在场,是为一项程序。“我是希望她现身的,只要完成签名等确认程序,便可在最快时限内,解决问题。”

  他吁请黄秀柳联系其本人(),或其代表律师楼(04-2641267/2641546)或福利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