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工艺美术学校

云南工艺美术学校

详细学校介绍
云南工艺美术学校是西南三省唯一一所公办的全日制工艺美术类中等专业学校。是省、部级重点学校,是云南省职教学会艺术教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学校,昆明市文明单位。学校办学特色突出,是一所以工艺美术为主体,兼设工科、文科等多种专业学科的学校,其中工艺美术专业及服装设计专业为云南省的“骨干专业”。学校成立于1981年,其前身是昆明纺织工业学校。学校南校区坐落在风景秀丽的莲华池畔,北校区毗邻云南民族大学,学校管理科学规范,现代化的教学、生活、娱乐设施完善,校园风景优美,育人氛围浓郁,现在校生规模达1800余人。
公告
学校经过29年的发展,现已拥有一支高学历、高职称、高素质的师资队伍,教职员工200余人,其中高级讲师、讲师70余人,拥有省级工艺美术专业学科带头人20人、服装设计专业学科带头人10人、蜡扎染学科带头人10人。学校双师型教师达80%以上。
更多贫困助学
    凡我校在册的学生,品学兼优,持有村、镇、县民政部门证明的贫困学生,可享受国家贫困助学金,最高助学金为1500元/年。
招生就业

银行大咖谈防风险:有机构一夜间成大鳄或一无

  发布于 2018-08-24   阅读()  
原标题:银行大咖谈防风险:有机构一夜间成大鳄或一无所有

  当银行界大咖们开始谈防控风险时,他们谈的到底是什么?又提出了哪些建议?

  在23日举行的2018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上,与会者探讨当下行业热点、难点问题,就行业“病灶”开出“药方”。

  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

  一些支付机构以普惠之名、行高利贷之实

  在肯定近年来支付的变革与创新所带来积极作用的同时,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直言:“支付市场乱象也为金融乱象提供了温床。”

  易会满表示,乱象一方面是由于资管与同业业务等过度创新带来的,另一方面则是伴随着支付机构的多元和互联网金融突进带来的。在监管理念、监管环境、监管技术与创新不能同步时,风险就如影随形地产生了。

  “特别是一些支付机构以支付之名、行金融之实,以创新之名、行违规之实,以普惠之名、行高利贷之实,对金融乱象的滋生及蔓延起到诱发和推波助澜的作用,个别甚至严重危害到金融消费者的权益。”易会满认为,纵观近年来发生的违规收单、客户信息安全、洗钱,以及各种各样的现金贷、套路贷、地下交易平台等乱象,基本上都借助了违规支付尤其是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支付工具。

  易会满认为,当前的重要抓手和有效切入点之一就是进一步加强和规范支付管理。

  中国光大银行董事长李晓鹏:

  有些机构一夜间变成金融“大鳄”,也能一夜内一无所有

  中国光大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国光大银行董事长李晓鹏以银行未来发展的“变”与“不变”开启了当日的主题演讲。他认为,商业银行应保持稳健经营的理念,www.622433.com,不能过渡追求扩张和大跨步的前进。他表示,自己金融干了40多年,从一开始进入学校,老师教的第一句话就是:“资金来源制约资金运用,负债制约资产。”

  他表示,当金融出现问题,不能借钱、没有常规资金来源的时候,自然会出来问题。无数事件证明,没有一家银行是因为存款多了、流动性多了而倒闭,而是因为不重视存款、不重视负债,这样的经营理念到头来还是要受到市场的惩罚。

  他还提醒一些投资者,不要过度使用银行信用,不要仅仅依靠所谓的资本运作、资产运作,从资产端撬动负债业务的发展,进而促进金融业务的发展。“有一些金融机构看似巧夺天工的手法,在一夜、一周、一月、一年之间变成金融“大鳄”,但是也可以一夜、一年之内倒的一无所有。” 李晓鹏说。

  中国建设银行副行长章更生:

  要保护大中型银行支持小微的积极性,不宜苛求过分压低利率

  建设银行副行长章更生在谈及服务小微企业的问题时表示,融资贵主要是需求与供给的不平衡,小微企业坏账率过高所造成的。他建议银行改变传统的打法,用针对小企业特点的做法。

  具体而言,一是通过加大大中型银行对小微企业的投放,降低全社会小微企业贷款的力度。章更生解释道,大中型银行对小微企业的贷款力比其他金融机构低很多,所谓低也只是相对的,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比其他贷款利率还是要略高一些的。这主要是让高出的一部分收益去覆盖风险损失,只要大中型银行的利率相对低的贷款大量的投放市场,小微企业整体的贷款利率必然下降。

  “因此,一定要保护好大中型银行支持小微企业的积极性,不宜在利率上苛求大中型银行在本来就不太高的情况下再压的过低,否则作用将适得其反。”章更生强调。

  此外,还要降低小微企业贷款利率的天花板。他认为,目前市场上一些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的贷款利率定得过高,有的年利率达到十几、二十几甚至更高,有乘人之危之嫌,小微企业就是贷到了款,由于贷款成本造成的负担过重,经营也是难以维继,因此需要做个利率最高只能到多少的硬性规定,违者处以重罚。

  华夏银行行长张健华:

  市场化债转股不是为了逃废债

  对于“三大攻坚战”之一的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华夏银行行长张健华从去杠杆谈起。近期,国务院鼓励金融业进行市场化债转股,张健华表示,将企业现有债务转成股本,成为我国经济软着陆的方法之一。

  他进而从银行、地方政府、企业、监管部门四方的权利与义务方面进行了具体阐述。

  张健华认为,对于银行业而言,债转股过程中要慎重选择债转股对象,并把好未来信贷准入关。我国现在信贷还有“垒大户”、“傍大款”现象。银行应掌握好风险的尺度,按照监管要求,资本充足率、拨备各方面达标。

  对于地方政府而言,更多是要营造环境,而不是拉郎配,强行要求银行牺牲利益,在这期间,债转股是一种减债,降低杠杆率、减轻债务负担,银行让一部分利也是应该的,但必须得是一种市场化的选择。

  对于企业而言,债转股不是简单为了减债或逃废债,还有一种目的是完善公司治理。企业需要切切实实加强内部管理,改善经营,才能让人家成为你的股东时有信心,未来大家同甘共苦,用时间换空间。

  对于监管部门而言,现在银行业关于债务和投资风险权重不同,虽然监管部门也出台了一些规定,如风险资产消耗从400%的风险权重降至250%,若由金融投资公司来做则降到风险权重150%。张健华建议,政策上要能够加快股份制银行债转股金融投资公司批设,在风险消耗权重上给予适当考虑。(闫雨昕)